《JOJO 奇妙冒險石之海》:漫畫史上獨一無二的主角團滅大結局?

加油娜娜酱 2021/12/15 檢舉 我要評論

1999年,荒木飛呂彥創作了《JOJO奇妙冒險》的第六部作品——《石之海》,鑒于有些朋友沒看過這漫畫,抑或是看過的朋友忘記了一些劇情,我們簡單贅述一下故事。

1987年,15歲、正在讀神學院的普奇由于機緣巧合遇到了DIO(空條家族的宿敵),因為DIO治癒了他先天畸形的腳趾,又有感于DIO的點悟,被喚醒了替身,開始追逐讓「全人類幸福」這個普世大愛。

完成這個願望具有超級巨大的難度,需要得到DIO遺骨,普奇神父的替身「白蛇」才能進化,並且能否完成最後的進化還是未知。

普奇神父開始了自己的偉大計畫,步驟是:

1、設法讓空條承太郎的女兒徐倫進入監獄;

2、埋伏前來探望監獄探望女兒的承太郎、取得他的記憶,因為記憶中有最關鍵的如何進入天堂的方法;

3、找到DIO遺骨替身「綠色嬰兒」、完成「白蛇」進化成「C-MOON」;

4、在新月之夜前往卡納維爾角,完成最終進化。

他與一心想找承太郎為DIO復仇的前DIO忠實部下約翰格裡·A聯手,將徐倫陷害入獄,又在強大的「白金之星」和其超S級能力「世界」的面前,得到承太郎的替身「白金之星」與他的記憶,一步步完成了自己的計畫。

承太郎一方,因為開頭就失去替身和記憶,女兒空條徐倫迅速成長為普奇神父的對手,結識了艾梅斯、天氣預報、安那蘇、幽浮一族、安波里歐一票夥伴,最後在卡納維爾角截擊普奇神父失敗,除了少年安波里歐外,所有人都被普奇神父的替身最終形態「天堂製造」幹掉。

但在神父的追擊過程中,安波里歐成功反殺普奇神父,在沒有普奇神父出現過的平行世界,與艾梅斯、天氣預報、安那蘇再次相遇。

這也是為數不多的、主角團在大結局中被全滅的漫畫,沒有之一。

人總是在「輸與贏」中奔跑,雖然結局不是輸就是贏,但過程卻充滿了幸福、感動、悲傷和喜悅,往往最關鍵的東西卻被我們忽略了,這過程最後彙聚為我們每個人最寶貴又獨一無二的—— 經歷

對與錯

《JOJO奇妙冒險》的第六部作品——《石之海》,這部漫畫蘊含了豐富的哲學思考,單從作品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作者荒木飛呂彥在漫畫中解釋了「石之海」這個詞的含義,起初,大家以為就是 水族館這個監獄。

因為空條承太郎的女兒空條徐倫,為她的替身所起的名字,也代表了她當時的願望,那就是離開監獄(石之海),于是為她自己的替身起名為「石之自由」,渴望逃出監獄、獲得自由。

但是,越到後面,大家不難發現,這些越是想獲得自由的人,就越是被命運牽引,去做一些看似偶然卻似乎又必然發生的事,想獲得父愛、一心幫助空條承太郎的 空條徐倫,將自己的悲慘遭遇怨恨于雙胞胎哥哥 普奇神父、而想殺之後快的 天氣預報,感情受挫後邂逅徐倫最後為之犧牲的 安那蘇

最後,從普奇神父的「 天堂製造」中活下來的只有少年 安波里歐一人,普奇神父利用自己的替身「天堂製造」,可以看穿所有人,這是他最大的優勢,承太郎的弱點是女兒徐倫,安那蘇捨命保護徐倫,而徐倫最後保護安波里歐。

這幾個人,每個人的行動軌跡都是在他經歷了成長之後,做出的、自己認為應該去做的判斷,也是他們每個人認為生活的意義和支柱,如果沒有這些支柱,生活就索然無味。

大學慘遭劈腿的 安那蘇需追逐的是愛情,刻意遠離徐倫的 承太郎是不想讓女兒因為自己遭到不幸,恰恰是對女兒的愛,而徐倫直到入獄後見到承太郎的每時每刻,都會想起父親因為自己兒時被誣陷偷車卻藉口坐飛機熟視無睹的冷漠,徐倫渴望得到父愛,當她知道承太郎遠離自己的原因,知道承太郎送給自己裝有定位的護身符、無時無刻不在關注她的時候,開始堅強起來、盡全力保護父親。

但是,普奇神父並沒有看透11歲少年 安波里歐的行動軌跡,安波里歐的母親因普奇神父而死,與神父有殺母之仇,但少年卻懼怕神父不敢報仇,他內心善良、預感到徐倫在「水族館監獄」會見承太郎後,會發生可怕的事情,想阻止徐倫但又膽怯地縮手縮腳。

說到這,可能有些朋友會有一些感觸了,因為有位領袖說過,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到底還是你們的,大家體味一下。

善與惡

有人看到這裡該說了,嘿嘿你跑題了嘿,問你主角團怎麼才能反敗為勝,空條承太郎、徐倫父女,天氣預報和安那蘇,加上少年安波里歐怎麼才能反敗為勝,你在這扯那些有的沒的,你就說誰用什麼替身,發動什麼技能,【啪☆啪】,給普奇神父給整沒,完事了唄。

有上面這個想法的人,也是因為看慣了少年熱血漫畫,對這類漫畫有了常識,認為「主角最後一定會獲勝」這種執念已經深入骨髓,不勝不快,和承太郎希望女兒平安幸福,安那蘇要與徐倫享受愛情,徐倫獲得了父親承太郎的父愛一樣,都是一種 看似偶然實則必然的「 行動軌跡」。

那我問大家一件事: 普奇神父為什麼必須要被打敗

水族館監獄裡關押的全部都是犯人,犯過罪的罪人,空條徐倫自己也向男友羅密歐妥協、而一起搬運過二人駕車出事後的「路人遺體」,雖然她是被 約翰格裡·A普奇神父陷害的,但也是毫無疑問的共犯。

被承太郎殺死的人不計其數,其中不乏惡人壞人,但也有為了自己堅持的信念而與之一戰的鬥士,承太郎幹掉對方雖然實屬無奈,但毫無疑問他自己也是罪人,害人性命能沒罪嗎?

不過,這裡面有一個人,即使殺人也是無罪的,這個人就是普奇神父,他視自己為神,想讓所有人都獲得幸福,為了所有人,犧牲一小部分人,不算什麼,對吧,因為戰爭就是這樣的嗎,一部分人犧牲,是為了絕大多數人的幸福,這就是普奇神父的覺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