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不知道《名偵探柯南》的十個冷知識,最初只打算連載三個月!?-【烏龍派出所的日記】

沮喪疲憊壓力頹廢統統都趕走,好心情翻倍帶你擁抱二次元星球。關注烏龍派出所的日記隨時隨看ACG新鮮資訊,想看更多的精彩二次元頭條來青春盡在二次元犬夜叉猹我是小猹,陪你一直慢慢走。

1、《名偵探柯南》最初只打算連載三個月

《名偵探柯南》最初的漫畫定位是戀愛懸疑喜劇,青山剛昌原本就想要畫一個「高中男生身體縮小之後,暫住在青梅竹馬的曖昧對象家中」的故事,推理部分是附加的。所以,採取了像《哆啦A夢》單元劇的類型,漫畫中的主角都不會長大,也模糊了「主線」的概念,不過事與願違了。

柯南世界觀的擴張,與其火爆程度有關。青山剛昌一開始覺得這漫畫只能連載三個月,要是達到半年就謝天謝地了。結果越畫越受歡迎,就造成故事架構逐漸龐大起來,這也是青山剛昌始料未及的事情。

2、女主角毛利蘭的名字出現要早於《名偵探柯南》

毛利蘭這個名字源自法國作家莫里斯·勒布朗的縮略諧音,「莫里(Mouri)」與「毛利(Mouri)」諧音,「朗(Ran)」與「蘭(Ran)」諧音。不過,這個名字早在1977年的《魯邦三世》第二部中就出現過,高屋敷英夫以毛利蘭的名義參與了編劇工作。

《名偵探柯南》中關於《魯邦三世》的彩蛋還有許多,例如貝爾摩德和有希子的原型是魯邦三世中峰不二子的正邪兩面。藤峰有希子的名字來源於峰不二子和她的一代聲優二階堂有希子的組合。貝爾摩德的聲優小山茉美也曾在1987年飾演過峰不二子。

3、《名偵探柯南》中處處可見的「高達梗」

青山剛昌不但在動漫中埋下許多《魯邦三世》的彩蛋,還留下了不少「高達梗」。例如:化名為「安室透」的降穀零,他的兩個名字源自《機動戰士高達》中人物阿姆羅·雷(Amuro Rei)與其聲優古穀徹。日語中,「降穀」與「古穀」同音,「零」與「Rei」同音;「安室」與「Amuro」同音,「透」與「徹」同音。

赤井秀一則是《機動戰士高達》中人物夏亞的綽號「赤色彗星」和其聲優池田秀一的組合;池田秀一同時也是赤井秀一的聲優。世良真純源自《機動戰士高達》中夏亞的妹妹塞拉·瑪斯的諧音。而在《名偵探柯南》中,她的哥哥也正是名字源自夏亞的赤井秀一。

4、降谷零(安室透)最初的設定就是黑衣組織的成員

降谷零原本的人設為「與琴酒一樣壞的傢夥」,是為了作為赤井秀一的對手而存在的,甚至想過他要策劃把小五郎引誘出來的事件。後來青山剛昌覺得這傢夥實在是太帥了,於是就改成了公安員警的設定。果然長得帥就可以為所欲為啊。

不過,降穀零和赤井秀一之間的CP感卻被留了下來。降谷零在黑衣組織的代號是「波本」,而赤井秀一在組織裡的代號是「黑麥威士卡」,這兩種酒調和的雞尾酒叫做「Forgiven」,即「原諒」。

5、青山剛昌一直在排除阿笠博士是黑衣組織BOSS的嫌疑

關于黑衣組織BOSS的真實身份,一直是粉絲們熱衷討論的話題。作為重要配角之一,並且經常表現出人畜無害樣子的阿笠博士,也深受眾多朋友的懷疑。對此,青山剛昌在長篇《滿月之夜的雙重推理》的結尾處,安排了阿笠博士聽到槍響去營救柯南的情節,就是幫助博士擺脫嫌疑。

可惜,此舉並沒有被粉絲們接受,反而產生了更多「陰謀論」的分析。收到詢問來信的青山剛昌也感到哭笑不得,只能說讀者和觀眾的想像力實在太豐富了。還有值得一提的是,阿笠博士的全名就叫做阿笠博士,名字源自英國推理小說家「阿婆」愛葛莎的日語發音,和日本科幻推理作家海野十三筆下的瘋狂科學家金博士。

6、服部平次的出現是一個意外

服部平次最早是為了代替暫時不能出場的灰原哀,承擔柯南對手的角色。這是因為小哀的姐姐宮野明美在漫畫中只正式登場一次,但在動畫中卻在兩次登場,這是由於動畫製作組沒有想到宮野明美是主線人物,而擅自刪改漫畫劇情導致的Bug。

這一改動造成的後果是動畫為了圓上這個Bug,必須安排宮野明美第二次登場,從而也造成了原本作為柯南對手出現的小哀戲份必須延後。青山剛昌為了補上這個空檔期,所以創造了服部平次這個角色。

7、少年偵探團源自《哆啦A夢》

少年偵探團中的三人組的原型,源自《哆啦A夢》中的胖虎(小島元太)、小夫(圓穀光彥)和靜香(吉田步美)。其中光彥的性格原本是設計成小夫一樣臭屁的性格,從他初期的畫風也可以看出來。不過因為聲優大谷育江——也就是皮卡丘聲優的聲音太可愛了,所以做了一定的修改。

這三個人的名字都源於小說家,吉田步美源自被稱為「蒙面推理作家」的神秘小說家北川步實,圓穀光彥源自日本推理小說家內田康夫筆下的名偵探淺見光彥,小島元太源自日本推理小說家小峰元。

8、琴酒和貝爾摩德可能有過肉體關係

在滿月篇的初期,貝爾摩德曾經化妝成適應生挑逗琴酒,之後還非常曖昧地對他說:「對了……今天晚上,如何呢?好久沒有調一杯馬丁尼了。」馬丁尼是雞尾酒的一種,調製原料就是琴酒加上苦艾酒。在TV版中刪掉了這一劇情。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