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不擅長與女性溝通,拜託女公關幫忙,結果發現對方是妹妹變裝!

ZHANGKEYUE 2022/01/02 檢舉 我要評論

有些作品很容易勾起觀眾讀者的好奇心,比方說《銀魂》可能會讓大家好奇那些被惡搞的歷史人物,《男子高中生的日常》可能會讓大家好奇日本男校,《監獄學園》可能會讓大家好奇日本女校。

分享一個可能也會讓大家產生對作品中背景設定產生興趣的作品《家總會》。

《家總會》是松本こみかん的漫畫作品,全名叫作《家總會~在家開辦夜總會讓哥哥變得能與女孩相處的大作戰》。雖然名字很長,但該作品似乎沒有同名的輕小說。

我曾經看過一個簡稱為《香蕉姐姐》的漫畫作品,主角是個休學在家的高中生,偶然來了兩個姐姐,之後三人開始玩角色扮演情景喜劇,模仿高中生的校園生活,為的是讓男主回歸校園。

在看到《家總會》的名字時,我覺得本作可能也像《香蕉姐姐》一樣,是那種角色扮演情景劇,妹妹為了幫哥哥解決與異性溝通不暢的問題,于是開始角色扮演。

結果和我想的相似度較低,再一次證明瞭「買的沒有賣的精」,漫畫家的構思若是不超越讀者的期待,就無法成為合格的漫畫家。

漫畫的開場,看得出是想把調性拉高一點,就像高中生寫作文那樣,板正的大格子向讀者說明著這裡是男主的內心獨白,說著什麼人總有不擅長的事情,但總歸要面對的「人生哲理」。

男主名叫杏城湊,高中學歷,在市政廳工作當公務員,工作能力優秀,和領導關係也還不行,不擅長的事情是和女生交流。

為什麼湊會是這個樣子,他自稱因為讀的是男校。這是一個說不過去的藉口,湊不是從小到大都讀男校,是只有高中時期讀男校,案例來說這種男生應該會對女性有強烈渴望,湊的情況不太正常。

根據湊和女同事的接觸來看,我判斷他不是不擅長和異[性.交]流,應該是異性恐懼症,即便這個病症多發于女性。

根據資料顯示,異性恐懼症是一種心理倒錯,本人恐懼的不是外在的性對象,而是自己內心的性妄想。漫畫中湊回到家和妹妹真夜的溝通是正常的,甚至還可以開一些小玩笑。除了噁心妹控,沒有人會把妹妹視作那種物件,所以這裡沒有產生與異[性.交]流的不暢,這裡也是我判斷湊是異性恐懼症的一點原因。

湊這個妹妹相比湊來說就不是家長眼中的好孩子了,她是個喜歡玩遊戲並且肆意充值的家裡蹲。湊一直都很好奇這個妹妹哪裡搞來那麼多錢充值遊戲的,打工是不太可能的,家裡蹲怎麼可能打工呢?

最不可能的事情往往有著極大的可能性,其實真夜是有在打工的,並且還挺賺錢的,這個後面說道。

有一天湊受領導邀請去夜總會喝酒,還特意選了個年輕漂亮點女孩子,可惜異性恐懼症犯了的湊在做顏藝演出。酒過三巡,領導說要玩百奇遊戲,就是兩個人同時從兩端吃餅乾棒,誰先鬆口誰就輸了,那個全場最年輕漂亮的女孩彩香選擇湊作為對手。

百奇遊戲的開始,讓顏藝演出迎來了終結,異性恐懼症的病請加重,湊當場昏死過去,迎來發現自己睡在公園裡,腦袋枕著遊戲對手彩香的腿。

趕忙起身的湊一邊繼續表演顏藝,一邊磕磕巴巴地同彩香交流。彩香問為什麼要來店裡,湊說不能讓領導不高興,不喜歡不習慣也得來,家裡都指望著自己,要升職賺錢讓妹妹讀好大學。

聽到湊的話,彩香大受感動,決定幫助湊練習與女孩子接觸,看著對方真誠地樣子,想著自己妹妹的未來,湊也是努力停止顏藝演出,好好地拜託彩香幫自己的忙。

後面的劇情,是我心中「2021年度最佳漫畫反轉獎」的橋段——彩香其實是湊的妹妹真夜變裝。也就是說男主的妹妹為給手遊充值,去做了陪酒工作,還被男主的領導點了單,且說不定和不少油膩中年人玩過百奇遊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