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劇情那麼喪那麼上頭,作者究竟經歷過什麼?

提醒:本文由大量閱讀採訪後經個人分析而成,全文5000字,需要您花上5分鐘閱讀,但真正的好文章是經得起細細品讀與推敲的。

《進擊的巨人》是近20年最火爆的動漫作品,連載剛到一半便被奉為神作,它的影響力大大超出二次元。

我還記得初次看《巨人》第一集的那種震撼,超大巨人出現在城牆上,伴隨著經典旁白:那一天,人類終於回想起了被巨人支配的恐懼。

當年那個瑟瑟發抖的孩子現在是散播恐怖的頭子

《進擊的巨人》(以下簡稱《巨人》)第四季初上線,豆瓣評分沖上9.8分(36000人評分),說明最終季合乎觀眾的預期。細看《巨人》前三季分別得分:9.2、9.5、9.7,這說明《巨人》不僅沒有拉胯居然還一直在進步。

今天我們來聊一下進擊的巨人的作者諫山創究竟是怎麼創出這樣的巨著?他是否如網上傳言心理有問題?他究竟經歷過什麼呢?

故事到了最終季,每一集都在向結局衝刺,一刻不停。哪個角色都有可能領便當,所以每一集都看得膽戰心驚。

在《巨人》中越是熱血的人物死的越快,人氣不是護身符,名字寫上筆記就跑不掉了。諫山創確實心腸有點壞,艾爾文團長人氣不低,諫山在送便當前先讓巨人輕咬團長一口,看看讀者的反應。最後團長斷手保命,當讀者松了一口氣的時候,諫山估計在暗中偷笑。

由於《巨人》的劇情衝擊性很強,讀者都覺得作者精神上面異于常人,不斷在猜測他有怎樣的童年。也由於諫山在作品中常有涉及政體和軍事體制的討論,關於他是左翼還是右翼分子的懷疑塵囂極上。畢竟一個正常人怎麼能寫出這麼瘋狂的劇本呢?怎麼能夠讓讀者都恨得牙癢癢的呢?

其實諫山創從19歲就開始構思進擊的巨人的故事,在連載前經過五年時間思考。他曾多次在採訪中從一開始就想好了結局,這些年來他按著預設的里程碑挖坑填坑,所以《巨人》中的伏筆不僅多,回收也精准,諫山因此獲得稱號【伏筆之王】。

矗立在諫山創故鄉的艾倫、三笠、阿明銅像

《巨人》的靈感大多來自現實中,圍繞著國家的巨大圍牆的創意來自諫山的故鄉大分縣日田市。學校的圍牆、環繞村子的群山、巨大的水庫堤壩,便是漫畫中的三道圍牆起源。

諫山創先生小時候是一個瘦小的孩子,既不好動也沒什麼朋友,坐在家門口望著遠處的堤壩會產生很多聯想。海對面是什麼?如果有怪獸從海上過來,堤壩能不能擋住它?

諫山有著80年代日本人的特性,就是「不敢逃」。他在採訪中曾經說過一件事:小時候村裡每年舉辦相撲大賽,每個孩子都要參加。那年他的對手排名縣內前十,小諫山知道一定會輸,但只能不斷地念叨著「不能逃、不能逃」地站在原地接受現實。面對比自己高一個頭的大塊頭對手,諫山感覺對面就是一個巨人。將當年的感覺放大幾十倍後,便是《巨人》第一集中超巨出現時的震撼畫面。

那一天人類終於回想起了被巨人支配的恐懼

弱小的孩子總是會幻想能夠擁有力量,像奧特曼般一瞬間扭轉乾坤的力量。

到了中學階段,諫山創不出意料地獲得了【中二病】。他想要脫穎而出獲得關注,但是他的學業和體質不佳,所以只能使得自己變得獨特這一條路。這個競爭策略後來也成他的創作心法:做跟別人不一樣的作品,劇情永遠充滿懸念,絕不讓人猜到情節走向。

諫山的父親反對他做漫畫家。但是諫山創不甘於留在村子裡,對於一個鄉村青年,走進大城市過夢想中的生活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對於諫山來說,不做漫畫家又能夠做什麼呢?

諫山創自畫像

天天打零工,領著微薄的薪水,住在窄小的公寓,吃著便宜的便當,看著日劇看看動漫,醉生夢死每一天嗎?

是的。這就是他初到東京的生活,既貧乏又窘迫,最可怕的是這種日子看不到盡頭。

日本的80、90後成長於泡沫時代,從小到大沒經歷過貧乏,每一步看起來都很順,但是他們或多或少都能隱約察覺到社會上空籠罩著陰影。諫山創與普通日本青年一樣,心裡總害怕會有未知的鬼東西會突然出現毀掉生活。

你問這個陰影是什麼?他們恐懼著什麼?我們將在《巨人》中看到。

在《巨人》故事當中,帕拉迪島有三道巨大的圍牆保護著人類。島自然是指日本,而這三道圍牆隱喻著日本人諫山面對的三個圈。

最外面的瑪麗亞之牆隱喻學校,這道牆是最容易被突破的。諫山在採訪中說兒時缺乏勇氣,很多時候不敢踏出第一步,留下了諸多遺憾。在《巨人》中,訓練兵們通過學習,有勇氣的人進入調查兵團往牆外去,沒有勇氣的人就成為憲兵或駐屯兵進入另兩面牆裡。

其實牆就是一圈巨人,其中的諷刺意味再清楚不過。

中間一圈露絲之牆隱喻職場。在故事裡面,中產階級和大部分民眾生活在這裡面,沒錢沒權的人被踢到牆外。在故事開始時,人類已經退進露絲之牆內側,也可以理解為日本社會階層的上升通道被封閉。日本剛經歷過失去的20年,人民的生活壓力令人窒息,社會的板結化導致年輕人欲望低下,希望是最為奢侈的東西。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